<var id="n7xbj"></var>

      <del id="n7xbj"><ruby id="n7xbj"><big id="n7xbj"></big></ruby></del>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var id="n7xbj"><delect id="n7xbj"></delect></var>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progress id="n7xbj"></progress>

          <sub id="n7xbj"></sub>
          <thead id="n7xbj"></thead>

          迎著照進祖國的第一縷晨光巡邏值守

          2021年02月10日 10:09:0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記者 張士英

            2月8日,天剛蒙蒙亮,黑龍江出入境邊檢總站佳木斯支隊烏蘇鎮邊境派出所所長田陽已帶領民警,在冰封的界江江面,開展例行巡邏。

            雖已過立春,這里的最低溫度仍在零下30攝氏度左右。空曠的江面無任何遮擋,凜冽的寒風夾著雪吹來,戴著厚厚的防護面罩,仍難以睜眼。

            烏蘇鎮邊境派出所地處祖國大陸最東端,素有“東方第一所”之稱。中俄“兩大界江”黑龍江、烏蘇里江匯聚在此,是名優魚類的主產區,更是“大馬哈魚”洄游進入中國的“第一站”,豐富的漁業資源使得這里的界江管理工作任務異常嚴峻復雜。

            冬季江面封凍,無法走車行船,民警們每天在重點江段至少步行巡邏3個小時,全程不能停歇。“一旦停下,身上的熱氣馬上就會結冰,特別容易感冒。”田陽說話間,嘴邊升騰大片霧氣,沒走多久,民警們的帽檐上、衣領上,甚至睫毛上,都掛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與陸地不同,雪地里巡邏兩公里左右的路程,要一個多小時。疫情期間,民警們把違法越界和違規捕撈作為巡查重點。雪地上的腳印、車輪印和沿岸鐵絲網是否完整,他們都要走近細看。氣溫低,執法記錄儀很快凍沒電了,民警高原索性拿出記事本,用凍得僵硬的手將巡邏的路線、時間、現場發現的蹤跡一一記錄,回去做進一步分析研判。

            “東邊有‘清溝’(因水流湍急而未完全封凍的江域),大家小心點!”田陽邊說邊領著民警小心繞路而行,附近的地貌和結冰后轄區39公里的界江,田陽了如指掌。

            2009年,田陽大學畢業到烏蘇鎮邊境派出所工作。令他記憶深刻的是,一個大雨天,有群眾報警說界江上漂著一艘船,可能失去了動力,田陽和同事駕駛警艇趕過去,漁民看到警艇,聲嘶力竭地喊道:“快!快把我的船拽回去。”而此時沒有動力的船正順著水流往對岸漂,一旦越界,后果不堪設想。“你們救了我的命。”上了岸,漁民撲通一下深拜表示感謝。

            駐守邊境12年,與家人聚少離多,4歲的女兒由遠在哈爾濱方正縣的父母幫著照顧,一年才能見一面,逢年過節他都靠視頻和家人相互問候。在田陽心里,在這兒工作,既是一份榮譽,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能夠把第一縷陽光迎進祖國,這就是我們每天堅持巡邏的意義。”田陽抬頭望著日出的方向,對身邊的兩名90后新警羅綺璠和高原說。旭日灑下耀眼的光芒,照在民警們凍得通紅的臉上,帶來了絲絲暖意。

            “所長,您放心,既然選擇戍守邊疆,我們就會把這份工作干好。”羅綺璠和高原說。烏蘇鎮的嚴寒并沒有讓兩個年輕人退卻和彷徨,反而令他們在戍邊的道路上更加穩重和成熟。

            返程時,民警們繞遠道去看曹佰福大爺,曹大爺是烏蘇鎮赫哲族人,老兩口年近七十,兒子在俄羅斯工作,受疫情影響,今年不回來過年,民警拿出準備好的凍餃子送給老人,并邀請他們到派出所一起過除夕。

            “我們過年回不去,惦記父母,把老人接到所里一起熱鬧下,免得他們在家孤單想兒子。”和送到門口的曹大爺揮揮手告別,田陽和同事們接著返回派出所。

            2020年以來,烏蘇鎮邊境派出所查處違邊案件20起,首次實現春、秋兩個漁期涉外事件“零發”,維護了邊境安全穩定。

          標簽 - 民警,田陽,烏蘇鎮,界江,邊境
          網站編輯 - 張旭
          黄大仙精准资料免费查黄大,香港黄大仙综合免费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精选论坛,摇钱树免费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