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7xbj"></var>

      <del id="n7xbj"><ruby id="n7xbj"><big id="n7xbj"></big></ruby></del>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var id="n7xbj"><delect id="n7xbj"></delect></var>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progress id="n7xbj"></progress>

          <sub id="n7xbj"></sub>
          <thead id="n7xbj"></thead>

          致富鉚足勁,幸福日子長

          2021年02月22日 09:28:42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搬進新房子 蹚出新路子

            “服務員,再上一斤羊肉!”“好嘞,馬上來!”云南曲靖市會澤縣一家火鍋店店主劉金芬聲音爽朗。

            夜色將至,晚霞的余暉落在劉金芬的火鍋店門頭上。走進一看,上下兩層擺放了10張桌子,不少客人正在就餐,還有兩桌已被預訂。

            去年,劉金芬一家人作為會澤縣最后一批易地扶貧搬遷群眾,從烏蒙山區的舊瓦房,搬進了縣城集中安置區100平方米的樓房。

            劉金芬也曾有擔憂:丈夫身體不好,婆婆年事已高,三個孩子有兩個在讀書。以前在老家,還能種幾畝地;搬進城,咱能干點啥?街道工作人員提供了兩個方案:到安置區的扶貧車間務工,每月有3000元工資;安置區的商鋪正在招商,租金優惠、三年免稅,有創業補貼。

            劉金芬和家人一合計,決定開一家羊肉火鍋店。大女兒陳艷嬌辭去了昆明的工作,回家幫劉金芬一起經營。

            店面緊挨著馬路,一年5萬元的租金。去年9月,火鍋店正式開張。“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毛收入3萬多元。開張后,政府還發了一次性創業補貼。”

            “搬進城的那天,就是好日子的開始!”夜幕降臨,路燈亮起。這時,店里又進來一撥客人,劉金芬趕忙迎上去:“歡迎光臨,快進里面坐!”

            香甜火龍果 紅火一個村

            屋外,初春暖陽為千畝火龍果園披上一身“金裝”;屋內,眼瞅著日頭高起,陳海云加快了手里的活兒,火龍果干被碼齊、裝袋、封箱,即將運走。

            家住福建廈門市翔安區大宅社區大宅村,今年45歲的陳海云是村里的“第二產業促進員”。“主要就是研究火龍果的深加工。來,嘗嘗我們開發的火龍果花茶!”

            以前,這里幾百畝的地瓜、花菜,養活不了2000多口人,年輕人紛紛離鄉找出路。“上學時經常幫爹娘挑著地瓜去鎮里賣,掙不到錢不說,一到下雨還總摔跤。”陳海云說。

            2006年,在外經商的陳錦芳決定回村創業,他自費外出學習技術、考察市場,火龍果在大宅村生根開花。火龍果專業合作社也應運而生,主社區設立8個網格責任片區,設置火龍果種植技術黨員示范崗10戶,帶動了全社區300余戶農戶加入。

            如今,大宅村擁有占地1300余畝的火龍果種植示范基地,2020年產值約4000萬元。經過技術改良,他們培育的火龍果皮厚、耐儲藏、甜度高,還有黃龍果和青龍果,個頭更大、果味更香,經濟價值也更高。

            一杯熱茶還未品完,一通電話又讓陳海云匆匆出門,直奔村里游客接待中心。眼下,田舍民宿、農耕體驗等休閑項目也在大宅村落地,陳海云的工作更忙了……

            米香蟹又肥 農場日子美

            “開飯咯!”噴香油亮的大米飯一上桌,松峰家庭農場負責人何峰一家的團圓飯就齊活兒了……

            “這就是咱自家種的蟹田米。”飯桌上,何峰話里透著自豪。“去年,農場加合作社一共2000畝地。”

            何峰是遼寧遼陽燈塔市張臺子鎮天河泡村村民。“方言里的‘泡’,就是水坑的意思。我們這里地勢低洼,水田特別適合養蟹。”在外打工長了見識,回頭再看自家這塊地,何峰決定跟丈夫一起回鄉創業。賣蟹給夫妻帶來了收入,出產的米也供不應求。“買我家米的,都是買蟹的回頭客!” 何峰說,“養蟹要求水質好,客戶看到我家蟹養得好,都紛紛來買米。”

            蟹在田里,不僅能幫忙除雜草,還能直接給稻田提供肥料。到了秋天,蟹子肥了,稻子也熟了,一地雙產,一畝地平均能多出800多元的利潤。“多一種產品,農民就多一條出路。”何峰說。

            如今,何峰給大米注冊了品牌,成了當地的產業帶頭人。“1000畝家庭農場的土地是流轉來的,1000畝合作社的土地是103戶農民入股。”何峰說,“把大家從傳統農業里解放出來,有力氣的外出打工,還可以多掙一份錢。”

            小小柑橘樹 飄香振興路

            小青瓦,白粉墻,石墻裙……木格窗欞上,映著午后暖暖的陽光。盧王倫拿著剪刀,又往柑橘地里跑。

            家住重慶市渝北區統景鎮江口村,盧王倫去年翻修了自家房子,加蓋一層小樓,院子里栽上花,煥然一新。

            房子越住越好,離不開小柑橘的貢獻。盧王倫今年63歲,早年一直在外務工。幾年前,村里發展集體經濟,村民把土地流轉給村集體,村民們拿分紅,領租金,還能在村集體務工。

            盧王倫也參與其中。現在,他一有空就去柑橘地里。“沒想到,回鄉還能找到工作哩!”盧王倫說。

            渝北區的北部是廣闊的山村,曾經土地撂荒,村民們種地也賺不到錢,紛紛外出。近年來,當地提出到2022年栽種10萬畝經果林、10萬畝生態林,著力提高農業現代化、農村景區化、農民職業化水平,探索丘陵山區鄉村振興路。

            以前種洋芋、紅薯的地里,冒出了柑橘樹苗。統景鎮組建了技術人才團隊,廣泛使用機械化設備,還聘請了農機操作手和果園專業化管理工作人員。

            “農村美了,老百姓還吃上了旅游飯。等到3月,李花盛開,這條路估計又要堵喲。”村支部副書記任地來到李花樹下,嫩綠的芽尖上已冒出花骨朵。不遠處的一處集市上,金燦燦的柑橘堆成一座座小山,往來游客絡繹不絕……

            退捕上岸后 過上新生活

            “以前,我一邊打魚,一邊承包蘆葦蕩。為了給造紙廠運蘆葦,還買了條起重船跑水運……”長江流域十年禁捕、造紙廠全面引導退出、“三無船舶”清理,湖南益陽沅江市蓮花島村村民彭海軍沒想到,52歲的自己會迎來生活的巨變。

            雖然有些傷感,彭海軍還是覺得做得對。“眼看南洞庭湖里的魚,越來越少,越來越小。”隨著由四個江中小島組成的蓮花島村準備整村易地搬遷,作為蓮花島村蓮花紅組組長的彭海軍,想要帶村民們走新路。

            沅江市建立了禁捕退捕漁民安置保障“一幫一”機制。結對干部為村民們送來了創業基金,指導他們進行工商注冊、開展培訓。從去年11月以來,沅江市人社局已為150名村民提供了三期家政、育嬰、老人護理培訓。今年1月9日,勞務公司正式開業。

            41歲的陳玲,過去是一名家庭主婦,一家人靠丈夫外出打魚為生。退捕后,陳玲成為一名家政員。“想起新房子,心里還是甜。”陳玲說。

            她口中的“新房子”,是已經開工建設的漁民上岸安置房,建成后將按成本價提供給蓮花島村等3個漁民村的漁民,算上島上老房子拆遷獲得的補償,用漁民們的話說,“自己只出個零頭就夠了”。

            “融入這么好的新環境,不忘奮斗的老傳統,我們漁民一定能行。”彭海軍說。

            (記者葉傳增、劉曉宇、胡婧怡、常碧羅、孫超)

          標簽 - 何峰,火龍果,劉金芬,村民,新房子
          網站編輯 - 趙雁
          黄大仙精准资料免费查黄大,香港黄大仙综合免费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精选论坛,摇钱树免费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