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7xbj"></var>

      <del id="n7xbj"><ruby id="n7xbj"><big id="n7xbj"></big></ruby></del>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var id="n7xbj"><delect id="n7xbj"></delect></var>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progress id="n7xbj"></progress>

          <sub id="n7xbj"></sub>
          <thead id="n7xbj"></thead>

          完善知識產權立法 保障創新發展動力

          來源:《求是》2021/03 作者: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2021-02-01 09:00:00

          完善知識產權立法 保障創新發展動力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2020年11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時,就加強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發表重要講話,為新發展階段做好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指明了發展方向、作出了重要部署、提供了根本遵循。法律是治國之重器,法治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總書記在講話中特別強調了法治在知識產權保護工作中的重要作用,指出完備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體系,是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保障,要提高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法治化水平。知識產權立法必須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的精神實質和核心要義,立足國家戰略高度,對照新發展階段要求,不斷提高立法的質量和效率,以良法促善治,為建設創新型國家提供法治保障。

            一、法治化是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基礎和保障

            知識產權是一種特殊的財產權利,保護的對象是智力活動成果。知識產權的創設、范圍、行使、保護等均需以法律規定為前提。法治化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基礎和保障,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與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相伴而行。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就通過知識產權立法啟動了知識產權保護相關工作。1950年,政務院公布了《保障發明權與專利權暫行條例》和《商標注冊暫行條例》,明確對發明權、專利權、商標專用權等給予保護;1963年,國務院頒布《商標管理條例》,取代《商標注冊暫行條例》。但是,在當時的計劃經濟體制下,知識產權制度適用范圍和效果受到很大限制。《保障發明權與專利權暫行條例》于1963年被廢止,《商標管理條例》雖一直沿用至改革開放初期,但實際作用有限。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我國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迎來了春天,逐步走上正規化道路。我國先后于1982年制定了商標法,1984年制定了專利法,1990年制定了著作權法。這三部知識產權領域重要法律的制定和實施,構建了我國知識產權法律制度的基本框架,為推動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提供了堅實的法治基礎,具有里程碑意義。同時,在其他法律中逐步充實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相關內容,構建統一的知識產權保護法律體系。1986年民法通則設立“知識產權”專節,明確知識產權屬于民事權利的一種,并明確了侵犯知識產權的民事責任。1979年刑法對假冒注冊商標罪作了規定,1993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于懲治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補充規定,1997年修訂刑法時增設“侵犯知識產權罪”專節,完善了侵犯知識產權的刑事責任。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和完善,為更好滿足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的需要,解決實踐中出現的問題,我國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不斷豐富和發展。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先后進行了多次修正,相關配套法規逐步完善。特別是本世紀初為全面履行入世承諾,對知識產權法律法規進行了系統修改,使我國的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全面與國際接軌,為我國激勵創新、吸引外資、擴大外貿、深化改革開放提供了有力法治保障。

            二、黨的十八大以來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取得重要成果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部署推動一系列改革,出臺一系列重大政策、行動、規劃。習近平總書記對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強調“產權保護特別是知識產權保護是塑造良好營商環境的重要方面”,“要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相關法律法規,提高知識產權審查質量和審查效率。要加快新興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建設。要加大知識產權侵權違法行為懲治力度,讓侵權者付出沉重代價”,“設立知識產權法院”,“構建便民利民的知識產權公共服務體系”,“積極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等等。

            知識產權的創設、范圍、行使、保護等均需以法律規定為前提。法治化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基礎和保障,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與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相伴而行。為加強知識產權宣傳普及,提升全社會知識產權意識,我國從2009年開始,將每年4月20日至26日設立為“全國知識產權宣傳周”。圖為2020年“全國知識產權宣傳周”主題為“知識產權與健康中國”的宣傳海報。 全國知識產權宣傳周活動組委會供圖

            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按照黨中央的統一決策部署,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知識產權保護工作重要指示要求,立足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新實踐,順應國際知識產權制度新趨勢,滿足建設創新型國家新需求,多次修改知識產權相關法律,充分發揮立法對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的規范、引領、推動和保障作用。2013年和2019年兩次對商標法進行修改;2017年和2019年兩次對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修改;2020年對專利法和著作權法進行修改。同時,在民法典制定、刑法修改過程中,根據實踐需要,充實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相關內容。

            一是通過立法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一方面,擴大知識產權保護范圍,細化保護規定,延長保護期限。2013年修改商標法,擴大受保護的商標標志范圍,明確可以申請注冊聲音商標;2019年修改反不正當競爭法,完善商業秘密保護范圍規定,細化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類型;2020年修改專利法,明確局部外觀設計受法律保護;2020年修改著作權法,對作品類型作出開放性規定,為將來可能出現的新類型留出空間。同時,修改專利法,延長外觀設計專利的保護期限,增加專利權期限補償制度。另一方面,加大對侵犯知識產權行為的打擊力度,完善證據規則,為權利人維權提供法律支撐。修改后的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對侵權行為規定了一至五倍的懲罰性賠償;將法定賠償數額上限提高到五百萬元;為解決“舉證難”問題,明確法院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等,不提供的將承擔不利后果,等等。此外,刑法修正案(十一)加大了知識產權犯罪的刑事處罰力度,進一步完善知識產權侵權的刑事責任制度。

            二是通過立法促進知識產權的實施運用。2020年修改專利法,完善職務發明制度,新增單位可以依法處置職務發明相關權利、國家鼓勵被授予專利權的單位實行產權激勵的規定,進一步鼓勵發明創造,促進推廣應用,讓科技創新造福社會。修改后的專利法還新增專利開放許可制度,鼓勵專利權人向社會開放專利權,促進供需對接和專利實施,更好實現專利價值。

            三是通過立法提高政府知識產權公共服務水平。2013年修改商標法,主動加壓,對商標申請、異議、無效宣告、撤銷的審查時限作出了明確規定,促進提高審查質量和效率。2020年修改專利法,完善政府專利信息公共服務規定,明確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負責專利信息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應當提供專利基礎數據,明確地方專利行政部門應當加強專利公共服務、促進專利實施和運用。

            四是通過立法保障知識產權審判制度改革,授權設立知識產權法院,完善知識產權訴訟程序。2014年和202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兩次作出決定,授權在北京、上海、廣州、海南設立知識產權法院,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提高知識產權審判水平;2018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專門作出決定,優化專利等知識產權案件訴訟程序,統一知識產權案件裁判標準。

            總的看,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內容不斷豐富,體系不斷健全,保護力度不斷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取得了歷史性成就,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知識產權發展之路,對激勵創新、打造品牌、規范市場秩序、擴大對外開放發揮了重要作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2020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在全球創新指數中排名第14位,黨的十八大以來累計提升21位,是世界上進步最快的國家之一,專利、商標申請量等指標位列全球第一。

            三、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進一步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法治化水平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體學習時指出,完備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體系,是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保障。要在嚴格執行民法典相關規定的同時,加快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統籌推進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反壟斷法、科學技術進步法等修訂工作,增強法律之間的一致性。要加強地理標志、商業秘密等領域立法。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扎實做好新發展階段知識產權立法工作,需要把握以下幾點:

            第一,知識產權立法必須進一步滿足保護知識產權、激勵科技創新需求。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保護知識產權就是保護創新。要通過立法倡導創新,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通過立法激勵創新,服務和推動高質量發展,通過立法促進創新,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一是要適應新技術新業態蓬勃發展需要,加強對大數據、人工智能、基因技術等新興領域知識產權保護相關問題研究,完善新興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制度。二是進一步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政府公共服務水平,提高知識產權審查質量和效率,促進提高科技創新質量。三是針對實踐中知識產權侵權違法行為新型化、復雜化、高技術等特點,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為強化知識產權執法、司法提供必要支持。

            第二,知識產權立法要堅持以我為主,既要服務于我國深度融入世界經濟,又要注意維護國家安全和利益。知識產權是國際競爭力的核心要素,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提高中國經濟競爭力最大的激勵。知識產權立法要服務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大局,通過嚴格保護知識產權,優化營商環境,更好地吸引外資,進一步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適應我國從知識產權引進大國向知識產權創造大國轉變的新形勢,要加強國際、國外知識產權制度研究,做好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協調,為我國企業“走出去”獲得平等保護提供制度支撐。同時,知識產權立法要處理好加強保護與防止濫用的關系,要著眼于維護國家安全,防范個人和企業權利過度擴張。要防范外資侵蝕搶占我國核心技術和專利,要防范外資企業濫用知識產權保護妨害我國研發創新。要通過立法,統籌做好知識產權保護、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公平競爭審查等工作,對知識產權濫用形成正當有力的制約手段。

            第三,知識產權立法要堅持法治統一的要求,統籌推進各項立法,增強法律之間的一致性。一方面,要做好知識產權單項法律之間的協調統一。知識產權各單項法律雖在保護客體方面有所不同,但同為智力活動成果,在加強保護方面有類似的制度需求、相同的保護理念,在立法中應當統籌推進,做到具體制度協調一致。另一方面,要做好知識產權單項法律和其他法律中知識產權相關規定的協調統一。例如,為了激勵科研人員研發和轉化知識產權的積極性,專利法對職務發明成果的歸屬、獎勵和報酬等作了規定,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對完成、轉化職務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貢獻的人員的獎勵和報酬作了規定,二者需要進一步協調,以更好發揮激勵創新的合力。又如,知識產權單項立法側重于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對濫用知識產權特別是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只作了原則規定,需要反壟斷法等專門法律完善相關規定,提供制度支撐。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黄大仙精准资料免费查黄大,香港黄大仙综合免费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精选论坛,摇钱树免费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