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7xbj"></var>

      <del id="n7xbj"><ruby id="n7xbj"><big id="n7xbj"></big></ruby></del>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var id="n7xbj"><delect id="n7xbj"></delect></var>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progress id="n7xbj"></progress>

          <sub id="n7xbj"></sub>
          <thead id="n7xbj"></thead>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丨一對95后姐弟的農村電商生活

          2020年07月21日 22:43:07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周彪 梁佩韻

            “直播是銷售的大趨勢,以前沒人看、沒人買,現在一次直播能賣出十多單,我們以后會在直播上多花點精力!”王亞妮說。這名長相清秀的95后返鄉女大學生雖然做電商只有一年多時間,但談起來頭頭是道,信心滿滿。

            2019年夏天,王亞妮離開學習和工作多年的太原市,和剛剛大學畢業的弟弟王亞鵬一起,回到老家平順縣龍溪鎮南坡村,開始了他們的農村電商生活。

            經過一年的努力,姐弟倆的生意進入平穩發展期。一年來,王亞妮遇到了許多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包括發生在今年春節的新冠疫情。不過,在一家人的努力和社會各界的幫助下,這些困難都慢慢克服了。

          王亞妮

            不甘心過平淡生活

            返鄉創業并不是王亞妮一時興起、一拍腦袋的決定。

            早在2018年,還在太原師范學院讀書的王亞鵬就利用空閑時間開通了淘寶店,開始發布一些家鄉的雜糧產品。姐姐王亞妮那時候是山西財貿職業技術學院的一名輔導員,2016年大學畢業后,她選擇了留校任教,過上了曾經期待的早九晚五的生活。

            “工資不高,生活很穩定,但就是感覺沒有盼頭,好像一眼就能看到自己老年生活的樣子”,王亞妮說。

          正在電商服務站工作的姐弟倆

            那一年,農村電商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物了。根據商務部發布的《中國電子商務報告(2018年)》,2018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2305億元,同比增長33.8%。在當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明確規定:“大力建設具有廣泛性的促進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的基礎設施,鼓勵支持各類市場主體創新發展基于互聯網的新型農業產業模式,深入實施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加快推進農村流通現代化。”

            自2014年以來,商務部聯合多部委開展了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工作,重點支持電子商務示范縣的電商基層站點、縣鄉物流、人才培訓等農產品上行服務體系建設。

            王亞妮所在的平順縣也是在2018年被商務部確定為“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全縣電商發展具有一定基礎。在這種大環境影響下,王亞妮萌發了回家做電商的想法。她和弟弟王亞鵬商量,兩人一拍即合。2019年7月初,當她鼓起勇氣向家人提出返鄉創業的想法時,正如她所預料的,家人并不支持。

            “我爸爸其實是中立的,主要是我媽媽反對,她覺得好不容易讀了大學,脫離了農村進了城,怎么能回來呢?”王亞妮說。

            跟中國大多數來自農村的父母一樣,他們也希望孩子們能在城市里有一份穩定的體面的工作,而不是返回農村繼續過跟他們一樣的日子。

            在王亞妮的堅持下,母親最終還是支持了女兒的決定。現在,王亞妮的母親也積極參與直播帶貨。在他們家的淘寶網店“王大鵬家的農產品”中,經常可以看到她母親用濃郁的當地方言介紹他們家的產品,“本來我是主播,我媽只是助播,但現在每次她一說話就停不下來了!”

          王亞妮和她母親

            年輕的合作社負責人

            平順縣位于晉冀豫三省交界處,全縣東南高、西北低,海拔落差大,小氣候多樣,加之晝夜溫差大,自古以來便是旱作農業耕作區,出產的小米、黨參、花椒等農副產品品質優良。

            王亞妮所在的南坡村位于平順縣南部,周圍都是高高低低的梯田。和以前很多中國農村一樣,大量年輕人外出求學或打工,留在村里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

            村里有合作社,但閑置多年,一直沒有實際業務。王亞妮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在村委會的支持下承接了合作社,和留在合作社的20來戶農戶簽署了供貨協議,“合作社畢竟是村集體的組織,通過合作社跟村民們合作,他們會更加放心。”

            2019年夏天,王亞鵬從太原師范學院畢業后也回到了家鄉,幫助姐姐打理合作社。父母也從打工的城市回到南坡村,幫助姐弟倆做電商。她們家湊了幾千塊錢,借了兩萬塊錢,開始從村民手里征收黑小米。

            “起初村民們還不太信任我們,但是由于通過合作社跟村民簽協議,價格也不比市場價低,還是現場支付,村民們慢慢地愿意賣給我們了”,王亞鵬說。跟更加開朗的姐姐相比,戴一副黑框眼睛的王亞鵬有些淡淡的靦腆。

          正在召集種植戶開會的王亞鵬

            王亞妮和王亞鵬對互聯網和新媒體比較熟悉,上手比一般村民快得多。她們在2019年1月就上架了第一代帶真空包裝的黑小米,王亞妮在7月份回來后,重新設計了產品包裝,對店鋪進行了升級,還注冊了商標“南坡綠”。

            后來,姐弟倆又參加了平順縣組織的幾次培訓,對農村電商有了更多的認知,同時也通過這些培訓活動結識了不少同行。

            “這些政府組織的培訓都是免費的,我去了好幾次,地點在縣城,每次一天或者三五天,作用還是很大的”,王亞鵬說。

            據平順縣商務中心主任張璞介紹,他們從2019年初開始做電商培訓,不僅給村民們傳授了電商知識,更重要的是給他們提供了一個交流的平臺。“電商關鍵就是個理念,2019年以前,很多人對做這個沒信心,但是通過我們一輪一輪的培訓,傳播了電商理念,很多人都被帶動起來了!”張璞說,“現在我們有幾個學員交流群,好幾百人的規模,大家在群里交流各種問題,很活躍!”

            收獲“第一桶金”

            和很多農村電商一樣,王亞妮最初也遇到了物流方面的問題。

            由于位置偏僻,每次發送的貨物不多,快遞業務都不愿意過去。每次有訂單,只能騎摩托車到鎮上發貨,不僅費時費力,而且物流成本高。

            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明確規定:“重點解決農產品銷售中的突出問題……打造農產品銷售公共服務平臺,支持供銷、郵政及各類企業把服務網點延伸到鄉村”。2019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再次指出:“統籌農產品、集散地、銷售地批發市場建設,加強農產品物流骨干網絡和冷鏈物流體系建設。”

            據平順縣商務中心主任張璞介紹,該縣于2019年建成并開始運營具有倉儲、展銷、配送等功能的600平方米縣級物流倉儲配送中心,整合申通快遞、德邦快遞等13家快遞物流企業,構筑起覆蓋全縣12個鄉鎮262個行政村、24小時往返配送的農村電商物流配送網絡。

            東彰村綜合電商服務站于2019年建成,當年年底開始提供物流服務,這大大降低了王亞妮的物流成本。

          東彰村電商服務站

            物流問題解決了,剩下的是銷售的問題。“由于剛開始網店沒什么人氣,銷量不大,我們就開始通過熟人朋友找銷路。當家里堆滿了剛剛收獲的農產品,一時賣不出去也挺著急的”,王亞鵬說。

            2019年11月,他們聯系到一筆2萬元的“大單”。看著客戶拉貨的大車開進村子,姐弟倆的焦慮才有所緩解。

            2019年,他們總銷售收入約5萬元,刨去成本,獲利大約2.5萬元。雖然掙得不算多,但畢竟是第一桶金,來之不易。更重要的是,他們理清了工作流程和人員分工,積累了不少經驗。王亞妮和父親負責跑銷路,王亞鵬和母親負責農產品前期的種植管理,最忙的時候還需要雇村里的困難戶過來幫忙,按天付給他們工錢。

            王亞妮銷售的黑小米和黃小米一般是當年11月份收獲。從去年開始,他們加強了對前期種植的質量管理,要求農戶使用農家肥。在征收農產品的時候,他們會委托縣城一家專業質檢機構對產品進行檢測,“我們平時經常去田間地頭檢查,加上收貨的時候有檢測,農戶們也都很自覺,從2019年開始就沒用農藥化肥了!”

            未來更看好直播

            2020年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幾乎打亂了全國人民的工作和生活節奏。王亞妮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那段時間由于不能正常發貨,經營基本處于停滯狀態。

            疫情期間,他們更多地轉向線上銷售,多開通直播,多聯系一些能聯系的供貨商。

            直播活動主要在王亞妮位于東彰村電商服務站的辦公室里進行,白墻上貼著他們的品牌標識,桌子上擺滿了黑小米、黃小米等農副產品。

          正在做直播的姐弟倆

            “疫情緩解后,生意比去年還好,最多的時候一個月能賣2萬來塊錢,網店的銷售也比去年好,現在一天差不多能賣十來單,但跟線下的銷售量比,網店和微商的銷量還是偏少”,王亞妮說。

            如何通過區域性品牌提高電商銷量,可能是下一步需要考慮解決的問題。

            據有關專家研究,傳統的農產品銷售模式有自上而下的固定收購系統,農村電商這種新業態缺乏類似的組織形式。很多地方還是單打獨斗,特色農產品的種植和品牌推廣,都形不成規模。如果每個縣重點推一兩件真正的特色優質產品,形成一到兩個特色產業帶,將產業做成規模、作出特色,形成品牌,最后打通產業鏈,全體農戶都能受惠。

            平順縣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據該縣商務中心主任張璞介紹,這兩年他們一方面要繼續打基礎,“根據2019年的數據,全縣大概有500戶比較活躍的電商、微商,發展勢頭很好,但是我們不僅要走得快,更要走得穩,所以要繼續打好基礎”;另一方面,政府將積極引進龍頭企業,對當地特色產品進行規模化、標準化生產,形成區域性品牌和產業鏈。

            2020年4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陜西省柞水縣考察時點贊農村電商,“電商在農副產品的推銷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是大有可為的”,稱柞水木耳“小木耳、大產業”。5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赴山西大同考察時點贊黃花,“黃花也能做成大產業”。

            王亞妮和王亞鵬姐弟倆也深受鼓舞。今年7月中旬,他們去年11月份收購的黑小米已經全部賣空。為準備下半年的存貨,他們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從銀行拿到了10萬元的銀行授信額度,“準備用3萬元來做產品包裝的升級和日常運營,剩下的錢來征收農產品”。

            “這一年來過得特別充實,特別有獲得感。以后我們會在直播方面多花點精力,可能會跟專門做運營的人或者團隊合作做推廣”,王亞妮說。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標簽 - 小康,電商,直播
          網站編輯 - 韓辰
          黄大仙精准资料免费查黄大,香港黄大仙综合免费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精选论坛,摇钱树免费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