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7xbj"></var>

      <del id="n7xbj"><ruby id="n7xbj"><big id="n7xbj"></big></ruby></del>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var id="n7xbj"><delect id="n7xbj"></delect></var>

          <mark id="n7xbj"><dl id="n7xbj"></dl></mark>

          <progress id="n7xbj"></progress>

          <sub id="n7xbj"></sub>
          <thead id="n7xbj"></thead>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丨重慶縉云山: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2020年08月18日 14:38:19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求是記者 陳金霞 唐淑楠

            “赤多白少”為“縉”,早晚霞云姹紫嫣紅的縉云山因此而得名。

            縉云山是重慶主城區的重要“肺葉”,也是長江上游重要的生態屏障。因種種原因,自然資源得天獨厚的縉云山曾一度出現違建突出、農家樂無序發展蠶食林地等問題,縉云山的自然生態不堪重負。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全面小康,是包括生態文明建設在內的“五位一體”全面進步。如果經濟發展了,但生態破壞了、環境惡化了,那樣的小康也不是人民希望的,不是真正的小康。

          圖為縉云山全景。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習近平總書記對生態環境保護看得很重,黨的十八大以來多次就一些嚴重損害生態環境的問題作出批示,強調“我們必須把生態文明建設擺在全局工作的突出地位,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努力實現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協同共進”。

            2018年6月,重慶市確定“直面問題、精準施策、保護自然、保障民生”的方針,啟動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強力治理多年頑疾,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好,離小康越來越近。

            生態搬遷:讓搬遷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把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地方的群眾搬出來,到有利于發展的地方發展,讓原來的地方寬松一點,生態也能得到改善修復,這是一條可持續的道路。”

            移民搬遷走出了一條經濟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雙贏的路子,如果都集中在不能生存、不能生產的地方,也會破壞當地的生態條件,形成惡性循環。

          圖為縉云山生態環道。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搬遷之后,生計怎么辦?這是原住居民面臨的普遍問題。“綜合整治的難點和關鍵是原住居民的搬遷、安置,實質是如何處理好保護生態和保障民生的關系。”重慶市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推進組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介紹。

            針對這一類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要完善移民搬遷扶持政策,確保搬遷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我想直接搬進城,但又擔心住不習慣,而且年紀大了,還怕生活沒得著落。”今年74歲的原住居民藍長生說。

            上門動員的干部告訴他,搬遷會獲得一定的補償,兩老口能憑此在北碚城里買套房子;過了60歲,可以納入社保,基本生活也有保障。

            藍長生的顧慮就此打消。“搬出去既能保護生態,生活也方便,社保等后顧之憂政府也解決了,我當然支持!”去年4月11日,在縉云山上居住了大半輩子的藍長生簽下了搬遷協議,成為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搬遷試點的第一個搬遷戶。

            而藍長生家,只是北碚縉云山上203戶、520名原住民生態搬遷中的一戶。截至4月28日,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實現生態搬遷的已有442戶、1144人,分別占應搬遷總戶數、總人數的98.0%、98.5%。

          圖為縉云山縉云路。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搬出來,只是生態搬遷工作的第一步,要讓他們搬遷后能“穩得住”,得解決好他們的生產生活及發展問題,實現生活水平不下降甚至有提升。

            為了保護搬遷原住民的利益,讓他們實實在在過上好的生活,重慶市通過搬遷補償、異地遷建、設置公益護林崗位、開展技能培訓、推薦就業等方式,讓搬遷村民“穩得住、能致富”,讓“綠水青山”轉化為百姓能夠得到實惠的“金山銀山”。

            “在我們提供的400多個公益崗位中,有150多個都是巡山守卡護林員崗位。”重慶市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推進組辦公室負責人表示,這樣做是因為一方面可以發揮原住居民熟悉當地人員和山形地勢的優勢,更好地守護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自然生態;另一方面,部分原住居民對這座山有著深厚感情,愿意保護這一片綠水青山。

            “我把這里當成自己的‘根’,以前沒想過要離開。”60多歲的李星華是縉云山后山大屋基的原住民。

            李星華的家,曾是三樓一底900多平方米,是當地最大的單體違建。而相關部門批準建設的面積,實際不到100平方米。聽說要拆遷,李星華抵觸情緒很大。

            縉云山綜合整治工作啟動后,鎮、村干部多次上門做工作,向他宣講政策。聽說只需拆掉違法部分,他勉強答應了。

            干部們在施工隊入場拆違時和他一起監督,確保應拆盡拆、不該拆的一寸不動,同時還一直叮囑他,要珍惜綠色、保護好縉云山的環境。為了保證合法部分房屋結構的完整性和安全性,一間小屋前后拆了8天。

            “這里是我的‘根’,但生態保護不好,‘根’也不存在了。”到第八天下午,經過干部們耐心細致的工作,李星華終于想通了。他說:“全拆了吧,我搬到北碚城里的女兒家。”

          圖為縉云山原住民李星華參與縉云山護林工作。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李星華帶頭拆除了自家的房子,還動員哥哥李星庸拆除違建700多平方米。在他們的帶動下,絕大部分原住村民都動了起來,著手拆除違建。

            “錯了就改!”李星華說。

            拆除違建后,李星華領到了補償款,搬到鎮上居住。但是,在山上還經常能看到他。如今的李星華是北碚區澄江鎮縉云村的林業隊長,作為一名公益護林員,他帶頭保護縉云山:“這是重慶的‘綠肺’,我們一起好好珍惜!”

            通過搬遷,原住居民的生活條件得到了改善,收入有保障,真正搬出了一片新天地。

          圖為治理提升后的縉云山黛湖景區。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生態整治:把綠水青山蘊含的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為金山銀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良好生態本身蘊含著無窮的經濟價值,能夠源源不斷創造綜合效益,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要“堅定不移保護綠水青山這個‘金飯碗’,努力把綠水青山蘊含的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為金山銀山”。

            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不是矛盾對立的關系,而是辯證統一的關系。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生態環境保護也不是舍棄經濟發展而緣木求魚,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使綠水青山產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

          圖為縉云山清歡渡民宿院景。重慶市委宣傳部供圖 秦廷富/攝

            “沒有拆違整治前,一年辛辛苦苦就掙20~30萬,現在輕輕松松就有100多萬元的利潤。”孫德紅在接受采訪時高興地對記者說。

            孫德紅是清歡渡民宿酒店負責人,客人們都親切地稱她為“渡娘”。

            清歡渡地處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縉云山,前身是雷氏山莊,由一家三兄弟共同經營,原有50多個房間,每個房間里僅擺放幾張床和一個電視。經過服務質量、特色開發及餐飲衛生方面的提檔升級,雷氏山莊從一個低端農家樂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擁有13個房間的特色網紅民宿。

          圖為縉云山清歡渡民宿一角。求是記者 陳金霞/攝

            清歡渡民宿酒店是縉云山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中,通過拆除違建、農房調整和罰沒的方式整改到位,從而獲得新生的一個典型例子。

            由于農家樂第四層“星空房”屬于超建,要被拆除,孫德紅一度想不通,甚至跟政府唱對臺戲。“以前覺得在山里多修一層沒關系,沒想到違規了。他們要拆我的房子,把寬的變成窄的,把多的變成少的,最開始是不理解的。”

            這么寬的房子為什么要拆掉?孫德紅說:“當時干部勸我說,做民宿重要的是通過提檔升級做‘精’,而不是做‘寬’。”

            “我是這里的原住民,這里是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縉云山的承載力也有限,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子孫后代,我們應該保護它。”經過不斷的政策宣講和前景謀劃,孫德紅的思想和理念慢慢發生轉變。在要承受一定損失的情況下,孫德紅主動拆除了第四層建筑面積187平方米的“星空房”。

            “事實證明,他們說得對!”原來經營農家樂,孫德紅每天要去景區門口攬客。80元包一晚和三餐,顧客還會抱怨貴。后來做農家樂的人多了,同質化競爭嚴重,你要100元我就要80元。孫德紅從年頭忙到年尾,結果沒有什么收益。

            “政府帶我們去外面參觀學習,還請了專業團隊設計裝修,也給了我們一些補貼。”根據干部們的建議,孫德紅把麻將室改成了書吧,增設了茶室供游客休憩……更有文化氣韻的清歡渡,線上線下吸了不少“粉”。

            通過提檔升級,清歡渡品質得到提升。被“削”掉了一層樓之后,房間減少了,但收入卻增加了!去年,清歡渡的營業額達到了350萬元,比上一年增長了20%以上。

            在綜合整治中,許多經營場所都同樣經歷了拆違、風貌整治等“陣痛”。但隨著生態品質不斷提升,游客日益增多,這些經營場所的效益也在不斷增加。

            從以前追著車子攬客的一天80元的價錢,到現在價格從498元到1098元不等,天天顧客盈門,這背后是景區環境和發展理念的巨變。

            在縉云山上的民宿清歡渡,如今已成了知名景點。孫德紅掩不住內心的喜悅:“我現在是真正從這綠水青山中,獲得了金山銀山的回報。”

          圖為縉云山清歡渡民宿內的“網紅打卡墻”。求是記者 陳金霞/攝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如今,縉云山這一主城中心城區的“綠肺”功能,更顯強大;嘉陵江畔的這顆綠色明珠,更加璀璨。

            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又是經濟財富。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路上,把綠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銀山做得更大,讓綠色成為縉云山最動人的色彩。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
          黄大仙精准资料免费查黄大,香港黄大仙综合免费资料,黄大仙精准资料精选论坛,摇钱树免费四肖中特